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百六十七章 古朴剑宫

阴阳法王三人也不好出言催促,毕竟三人干看了半。

这倒不是他们不想出手帮忙,加快破阵速度,只是大阵中大都是他们没有见过的上古阵法,让他们是无从下手,也不敢轻易下手,以免一个不心,导致整个大阵崩毁。

一顿饭的功夫后,柳长青和灵溪总算休整好了,开始商量如何破除最后的禁制。

“三位,最后的禁制还需要三位出手一助!”

柳长青冲阴阳法王三人道。

三人既然要分宝物,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。

很快阴阳法王负责八根禁制铜柱,灵溪负责稳固空间,郁都和杨千绝则联手负责阵中的七件压阵奇宝。

至于柳长青,自然要一力压制下整座宫殿。

柳长青浑身青光狂涌,直冲云霄,惊骇澎湃的法力,让其他四人都在这一刻侧目,特别是阴阳法王,瞳孔深处既是冰寒的杀意,又有贪婪的凶光。

冲青芒在半空中形成了数只青光大手,四面八方的覆盖向了宫殿,转眼间,整座宫殿就被盖了个结结实实。

柳长青双目凝聚,额头青筋隐现,如此巨大的法力消耗,让他也有些吃不消。

见柳长青动了手,其他人也没有故意拖延,当即各出手段,收取身前的布阵宝物。

场中一时是华光溢彩,绚丽灵光缤彩纷呈。

柳长青双手合十,手臂轻颤不止,显得极为吃力,宫殿在半空中时涨时缩,青色光手也跟着涨缩不定。

若只是收取宫殿,自然不用费多大力气,只是宫殿内镶嵌的空间极其不稳,似要坍塌一般,巨大的空间压力涌了出来,若非柳长青法力足够深厚,加上灵溪相辅,宫殿早就毁在了巨大的空间压力之下。

只是一边顶着巨大的空间压力,想要收取宫殿就变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好在灵溪不留余力,一道更大的白色光柱射入了半空中的乾坤令,大片白霞如同瀑布一样,洒落了下来。

柳长青压力巨减,狂催法力,巨大的宫殿在青光大手的狂压下,一点点缩,片刻之后,竟变得只有巴掌大。

“收!”

柳长青一收法力,青光如潮水般涌回了体内,变得只有巴掌大的宫殿则“嗖”的一声,一闪就到了手郑

柳长青只是略一查看,就收了起来,现在可不是研究楼中楼的时候。

一扫其他几人,都是手持宝物,各自查看着,一点都没有要再次拿出了瓜分的意思。

不过几人在仔细查看过宝物后,还是遵照之前的口头协议,将宝物拿了出来。

灵溪原本想要柳长青手中的楼中楼,但也知道柳长青是不可能拿出来,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那八根铜柱。

剩余的数套阵法以及七件压阵之宝,多出来的那块荧惑石也很快被众人瓜分了个干净,即便有不公平的地方,谁也没有纠结着不放,毕竟真正的剑宫近在眼前,谁都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。

剑宫前面的绝阵被破后,平整的地面一片狼藉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剑宫从外面看一共七层,青瓦碧檐,四角飞檐雕龙刻凤,石雕却是青黑色,古老的漆黑铜铃挂在飞檐之下,一动不动,太长的岁月似乎让它也老了去。

大半个阁楼都是用一种青黑灵木建成,窗栏并不如何的精巧,也没有复杂的雕花,整座剑宫大简至朴,古朴而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,让柳长青心中悸动。

剑宫的入口不过是一道简单的木门,木门上贴着一张泛旧的符纸,给几人一种很轻易就能揭下符纸,推门而入的感觉。

几人几乎是肩并肩,左右又隔着一定距离的走到了木门前,打量起了木门上的黄色符纸。

符纸上并没有繁复的符文,也没有神秘的灵纹,只画了一柄普普通通的剑。

“这莫非是类似于符宝的符箓?”

柳长青心中暗自思量道,当即不在迟疑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