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64章 阿梧怀孕

“三哥,你看他,你看他,他还不知错,还在使劲儿撕我的作业!”

“你要告诉夫子,替我作证,是真的被善善撕了!”

陆元宵被这漫天碎纸惊得目瞪口呆。

这一幕……有点眼熟。

像极了当年追风背锅时的场景。

偏生朝朝装的像极了,眼底含泪,拉着自己的袖子哭的一脸委屈。

陆元宵脑子里嗡嗡的,上前便蹲在面无表情的弟弟面前:“善善,告诉三哥,你是自愿的吗?”

善善…………

我是被胁迫的。

但我不能说。

他偷偷瞥向三哥身后笑的温柔的朝朝姐姐,只见姐姐一脸温柔道:“善善你说,是谁威胁你了吗?姐姐替你做主她握起拳头,朝天空挥了一下。

善善默默摇头,手上撕的更起劲儿。

他对着三哥眨巴眨巴眼睛,三哥,偷偷问,你偷偷问啊!!

“善善眼睛怎么了?待会请个夫子给他看看。莫不是有眼疾?”陆元宵嘀嘀咕咕,门外小厮催促,他只得吩咐下人关注弟弟眼睛,然后离开。

“朝朝别急,三哥重新给你带点回来

陆朝朝……

耷拉着脑袋,如丧考妣。

坐在床上的奶娃突然无声的裂开嘴,露出牙龈肉笑的开怀。见陆朝朝吃瘪,他就开心就开心。

“你表现的让我很不满意,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表情的机会

奶娃笑容一滞。

愤怒的握起拳头,凭什么你不开心,我就不能开心!!

他一怒之下,便……

怒了一下。

在姐姐的拳头小,收起笑容,耷拉着脑袋,与她表情如出一辙。

陆朝朝心头舒坦极了,上前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
“你放心,姐姐的作业也有你的一份儿, 你要快点长大,好替我做作业啊

陆朝朝语气真挚诚恳。

奶娃憋着一泡眼泪,黑黝黝的眸子里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。

府中许多人压根不知道作业昏迷之事。

但容澈征战沙场多年,自然隐隐察觉到昨夜变化。

早膳时,他将陆朝朝以前画的符贴的满院皆是。

“咱府上,怕是不干净容澈语气幽深。

“我今早让人掘地三尺,在外院墙脚底下,挖出许多被吸干血的牲畜尸体

他原本担忧芸娘害怕,但若瞒着芸娘,又怕芸娘不自觉冲撞了邪祟。

芸娘手中汤勺一掉。

陆朝朝坐在桌前认认真真吃饭,旁边就是在喂米糊的奶娘,以及满脸无辜的善善。

“你别怕,朝朝的符咒有灵气,等闲邪祟不敢靠近

“只是,那牲畜脖子上都有两个牙印,恐怕是传说中的僵。书中传闻,死而不腐为僵,以吸食人血为食,恐怕会酿成大祸

陆朝朝弱弱的举起小手:“爹爹,娘亲,不用着急,朝朝已经解决啦

“小僵尸说他再也不敢了

她瞥了眼吃着米糊的弟弟,笑的深沉。

芸娘一怔,随即面上露出一丝担忧:“你没受伤吧?”

“没事咧,娘亲。就两颗牙能干啥……”小姑娘嘀嘀咕咕,半点没放在心上。

容澈隐约听得这句,心头突突的,突然看向儿子。

饭后,容澈让人将吸干的牲畜尸体尽数焚烧。

只是,他蹲在干尸前看着牙窟窿怔了许久。

“娘,听说弟弟之前叫糖葫芦?”陆朝朝趴在母亲身边问道。

许时芸笑着道:“是,你最爱糖葫芦,便给他起了个小名叫葫芦。后来一想,又怕镇不住,便让你亲自起了

“如今就叫善善

容向善。

这是容家唯一的子嗣,镇国公府两老据说兴奋的睡不着,连夜给老祖宗修缮了祠堂。

善善坐在床上,他眼底有几分烦躁。

他渴望

为您推荐